北朝帝业_0017 厚赠士伍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0017 厚赠士伍 (第1/3页)

  “主公正在别堂等候,着我请李郎往见。”

  李泰在前堂又等候一段时间,之前引他入邸的那名若干惠亲兵走进来小声说道。

  听到这话后,李泰便起身跟随出堂,心里却有些疑惑,凑近过去小声问道:“是不是中堂有不宜相见的客人?”

  那亲兵闻言后便干笑一声,只说道是主公如此交代。

  李泰见状后更觉得自己猜测没错,北镇武人们在关中虽然显贵一时,但毕竟是客居,彼此之前乡义抱团在所难免。

  北镇武人中,并非人人都如若干惠这般对赵贵有着切齿之恨,也不像贺拔胜那样地位超然,自己得罪了赵贵,就等于得罪了相当一批的北镇武人。若干惠不想自己与那些人相见,也算是一份善意包庇。

  不过李泰对此也谈不上忧惧,他已经决定不再贸然往西魏上层钻营,而是扎根于关中乡土,这样就能避开许多西魏上层的人事纠纷。

  有了人马势力,腰杆自能挺直。就算未来赵贵再想找他麻烦,大不了投靠宇文护,等到宇文泰死后直接帮手搞死赵贵。

  “李郎来了,今日邸中人事杂情实在太多,到现在才抽身见你。”

  当李泰来到这别堂时,若干惠正在堂中立定,魁梧的身躯略显摇摆,可见酒意着实不轻。

  “不告来扰,自当客随主便。憾难同行,且祝将军此行顺利,扬威河西,夸功宇内!”

  李泰举手作揖,却不敢太过靠近若干惠,担心这酒气熏人的大块头站立不稳砸到自己。

  他今天在若干惠府上所见汉胡武将不少,哪怕在这群武人当中,若干惠这体格也实在是翘楚,看着就力量感爆棚,让人望而生畏。

  “李郎嘉言,确是悦耳。更兼爱憎分明,率直坦荡。”

  若干惠示意李泰在堂中坐定,自己也坐了下来,认真打量李泰几眼,然后又说道:“今日中堂有几宾客不便相见,所以在此见你。李郎少俊有才,不能共事的确是让人遗憾。结缘一场,就此了断实在可惜。我虽然事远,但家人仍居华州,李郎闲时也可来访,并帮我教导一下家中劣子。”

  说话间,便有亲兵将一孩童引入堂中来。

  “这便是小儿达摩,年齿虽幼,但却并不顽劣。”

  若干惠抬手指着儿子向李泰介绍,李泰听到这个响亮的名字,不免惊了一惊,认真打量几眼,这小童略显稀疏的头发总角于顶,身穿小号袴褶,虎头虎脑的模样倒有几分可爱。

  “达摩,快来见过在席这位李郎。勿谓你父亲友不名,李郎乃是陇西李氏高足,天下知名的名门俊彦!”

  若干惠又望着儿子笑眯眯说道,言语间颇有几分自豪。

  若干凤这个年纪,自然不知陇西李氏意味着什么,但见父亲如此郑重介绍,便也上前作礼道:“小子达摩,见过在堂贵客。”

  李泰连忙避席而起,不无诧异的说道:“小郎敬长知礼,颇有沉静之态,麟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